顾家阿楚

【文】奔跑吧,米虫(四)

  院子在齐府偏僻的一角,看起来稍显陈旧。原子中只有两棵冷清的老树,四周倒是有些整理的整齐却又说不出名的花花草草。

  齐天渊直接将人抱了进去,没想到进了房间,才发现这里环境实在是简陋至极。

在军功显赫的齐家,齐珩属于极为特别的存在。外人盛赞齐大将军夫妻恩爱,一连生有七子。却偏偏在一次得胜归来时,不知道齐将军从哪里带回了一对母子,不仅收为妾室,还给孩子赐了名。只是,女子似乎身体不好,很快就病逝了。

再那之后,也再没有理会过他。所以这么多年不闻不问,也越发让齐珩的存在尴尬起来。这事并不张扬,所以,外人还都只知道齐府有七位出类拔萃的少爷。

  齐天渊大致扫了一眼周围,他自然是能猜到对方在齐府里是有多么的不被重视。大概就连一般的仆人都敢给对方脸色看。

  只是齐天渊依旧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虽说早就猜到了齐珩住的地方不会太好,但这未免也太破旧了些。仅有的桌椅,红漆早已脱落,桌腿也坏掉了,整个歪歪斜斜的;桌上倒是整整齐齐的放着几本杂书,很容易看出是经常被人翻阅的,书页早已泛黄破损。

  齐天渊将人放到了唯一看起来除了陈旧些还算结实的床沿边坐好,直起身来随口问道:“你很爱看书?”

  复又皱了皱眉,因为他们的母亲一向不喜欢看见齐珩,所以齐珩几乎呆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出门,自然也没有请过先生来教他识字。

  齐珩当然知道对方在怀疑些什么,只怕现在送他回来,也是因为内心多有疑虑。这个大哥一向沉稳冷静,对于任何不对劲的事情都要掌握在手心里才放心。

  少年闻言先是略微一喜,有几分雀跃的道:“不过是几本杂书,我很喜欢里面描写的风土人情。”刚说完脸又垮了下来,道:“只是娘……在世时教的不多,有些字也是不认识的,也只有这几本书罢了。”

  齐天渊疑虑一消,见刚刚还一脸兴奋的少年现在套拉着脑袋郁郁寡欢的模样,不由得脱口而出道:“你若是喜欢看书,下次我着人给你送一些来。”

  如何将对方的多疑转为愧疚,齐珩很在行。尽管现在这愧疚很可能只是一闪而过的微妙心理,但是时间久了,累积起来的愧疚会让他在任何时候都不自觉的保护对方,偏向对方。

  齐珩觉得在齐府七兄弟中,老大齐天渊做靠山最靠谱。只要,他真的爱上了自己。

对于多疑的人来说,会放心接近的是最容易弄懂的人,也只有让他以为对方完全被自己掌握在手心里,他才能放下心来给予真心。

  “真的?”少年惊喜的道,“大哥……”

  大概因为作为一个极不受宠的庶子,在齐家的地位几乎到了透明的地步,养成了对方有些胆小怯懦的性子。而且一向只在自己的偏僻院子里活动,几乎到了与世隔绝的地步,使得他的眸色格外纯粹,一眼望过去什么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这样的环境,对方身上竟然还保留着一种天然优雅的气质,即便穿着最简单的粗布麻衣,乌青发丝只用布带简单束起。

  被少年亮晶晶的眼神看着,齐天渊觉得心里舒服的不行,他们兄弟七个,性格不合,每次见面都是唇枪舌剑,在一起时从没有心平气和的交谈过。而齐珩,大概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接触过,所以对方将任何事情都明明白白的放在脸上,很容易看懂。

  齐天渊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周围问道:“怎么没有下人照顾你?”

  “我……金豆大概一会儿就回来了……”少年神色变得有些躲闪,吞吞吐吐的道,“大哥,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茶。”

  齐珩说着就急急忙忙的起身,只是,他却忘记了自己脚扭伤了,眼看就要摔下去的瞬间,齐天渊一把捞起了对方,转了个方向,两人一起倒向了床铺。

【文】奔跑吧,米虫(三)

  齐珩自然有办法甩开身上的人,甚至以他女尊世界神医的经历来说,弄死身上的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他是来做米虫的,所以在发觉暗处有人时,他是丝毫不介意将自己受害者的身份演绎的更加真切一些。

  老三齐天宇为人一向阴狠霸道,若是一般的下人发现了这事,跑还来不及。而不走反而留在暗处观察的,想必也不出那几个人。

  借着月色,齐珩偷眼细细的将来人打量了一番。来人二十四五岁上下,俊眼修鼻,长眉入鬓。即使面对眼前如此不堪的一幕,面上依旧表情淡淡。一袭锦衣玉带端端正正衬得身形颀长,也愈加的多了几分威严。

  齐珩将来人跟脑海中的资料一对照,出来的人是老大齐天渊无疑。

  “大哥……”

  原本双目愈加暗淡无光的少年,在将目光放到突然出现的男人身上时,本能的喃喃出声。等反应过来后,却是面色一变,身体一阵瑟缩,然后更加僵硬起来。

  这一声低低的大哥,让三个人不得不正视起现在的情况来。

  确切的说是齐天渊跟齐天宇四目相交,这种本来万分难堪的场景,齐天宇是不在乎,齐天渊是看不出表情,却依旧有一种说不明的硝烟味道在蔓延。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见齐珩愈加面色惨白,四肢僵硬。齐天渊不得不开了口。  

  “老三,还不放开,成何体统!”他双手负在身后,眼神轻转,淡淡的瞥了一眼齐珩,口中却是在训斥齐天宇。

  齐天宇轻啧了一声,缓缓松开对齐珩的钳制站了起来。他的面色不是很好看。任谁在这个时候被打断,心情都不会很愉快。

  他不急不缓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才抬头看向来人。他拉长了声调,扬起了一抹阴沉的冷笑,道:“你来的倒是巧。”

  齐天渊面色不变,淡淡的道:“你出来的太久了。”

  齐天宇微微勾唇,没有说话。他将目光转到蜷成一团看不清表情的齐珩身上,眸色变的意味深长的道:“下次我们再好好聊聊。”

  齐珩在齐天宇一松开自己便蜷缩了起来,埋着头一语不发。现在听了齐天宇的发,肩膀不由得一缩。齐天宇见状勾唇笑了笑,便抬脚离开了。

  草木丛生的庭院中只剩下齐天渊跟齐珩两个人,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少年低着头极轻微的动了动身体,最终还是忍不住偷眼瞧对方的表情。他的面上还残留着些微先前的紧张害怕。

  “你在这儿做什么?”齐天渊的嗓音平平淡淡,明明没有什么情感起伏,却透着一股子冷漠疏离的味道。

  他对齐珩的印象不是很好,两人虽然接触不多,但偶尔见到的几次,对方都是一副怯懦不堪的胆小模样,无端令人心烦。

  但是现在,他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依旧是那副精致的五官,依旧是有些躲闪的姿态,却有一番说不出的味道。他难免起了疑心。

  “我……今天是家宴……我只是想来看看。”齐衍僵硬的拢了拢衣衫道。四目相对,少年见对方目光灼灼,稍显慌张的低下头不敢看。

  或许是平日里匆匆见面,没有如此仔细观察过对方。少年眼中深深的向往濡慕之情,不似作伪。

  “老三今天喝的多了。”

  少年闻言倏然抬头,随后有些勉强的笑道:“我知道……他,他是我的三哥。”

  齐天渊仔细观察了对方的一举一动,确认对方说这话时,的确是没有一丝恨意。有的只是对亲情的渴望被打破时的悲伤。

  齐天渊的目光不再冰冷,却也没有亲近的意味,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寂,气氛又僵硬了起来。良久,少年微微抬头试探的说道:“……大哥,快进去吧,我再待会儿就回去。”

  齐天渊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望着他的右脚。

  “大哥……”少年喃喃了一声,然后缓缓低下了头,偷偷揉搓着右腿的手小心的缩了回来,像是有些懊恼被发现了。

  “我送你回去。”齐天渊上前两步,轻而易举就将少年抱在了怀里。少年虽然有了十五六岁,但大概由于长期营养不良的缘故,骨骼比一般同龄人还要小些,身体瘦弱的让人心疼。

  “诶?”五官精致的少年惊得头一次抬起了头直视对方,一瞬间瞪圆了的双眼,像是不敢置信。

  齐天渊一向与这个弟弟不大有来往,但今晚,却总是为了对方破例。少年明亮的眼眸真诚的让人不敢直视。齐天渊只好将视线下移,却触及到了对方被啃咬红肿的唇瓣。霎时,莫名的让他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此时的齐衍衣衫凌乱,面泛潮红,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像个小猫。齐天渊只觉得内心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然后燃起了一股想要狠狠凌辱对方让对方哭泣的强烈欲-望。他的双眼一瞬间微微眯了起来,强行将内心的激荡平复。他好像有些明白老三之前的举动了。

  少年惊讶过后,脸就红了起来,小声的抗议道:“大哥,放我下来。”

  “看路。”齐天渊强压下内心的异样,面上淡淡的道。

  “哦。”齐珩被对方教训的不知所措,只好呆呆的应答道。

  随后齐天渊抱着对方,两人一路到了齐珩住的院子里。

【文】奔跑吧,米虫(二)

齐珩接收了脑海中的信息,自然知道这人是谁。齐家七兄弟里的老三,齐天宇。

而原身在齐府则是相当不受欢迎的角色,要成为米虫真是个困难的活。

  另一边齐天宇微微怔住,能叫他三哥,却又不太熟悉的脸,甩了甩头想了一会儿,才不确定的猜到身下人应该就是那个女人带进来的懦弱儿子。

  今天家宴,他稍微喝多了出来走走。没想到……

  这样的话,要了对方倒是有些麻烦。

  被酒精冲昏了的头脑有了一瞬间的清明,齐天宇冷冷的想着,手中的动作不由得松了开去。

齐珩刚松了口气,却不小心看到远处一道黑影缓缓靠近,他眼神微闪,突然有些怯懦的开口,“……三哥,你喝酒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齐天宇的思绪。

  像是因为被认出来了,身下人脸更加红了,急忙出声道,“三哥,你醉了,快放开我。”

  他嗓音低低的微微侧过脸去,像是极为难堪;侧脸看来更显的对方睫毛极长而卷翘,一颤一颤的,引得人极想要欺负。

  “哦?我刚刚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原来是你呀。”齐天宇的眼眸暗了暗,握住对方肩膀的五指再次收紧。

“你在这儿干什么?”他拖长了音调,俯下-身子咬了口对方的耳垂,低沉的嗓音带有几丝冷漠的黯哑味道。

  “三哥……我只是,你,你先起来……”齐珩闻言,手有些慌乱的抵在他的胸膛上阻止他的靠近,不过,那点力量就像是小猫一样,轻易就被他镇压。

  只是,这动作不仅没有让人更理智,反而齐珩胡乱蹭动的身体极其不巧的都磨蹭到他的重要部位,引得一股邪火乱窜。

  看着少年涨得满面通红的模样,一股强烈的燥-热迅速的以燎原之势在他的胃里烧了起来,一路烧到了头顶。

  刚刚一瞬的清明早已被邪火烧的一丝不剩,他双目灼灼的盯着身下眼神有些慌乱的人,额头经脉突突的跳动着,突然一手擒住对方的下颚,强势的覆上了对方的双唇。

  有些冰凉的触感舒缓了体内的燥热,只是下一秒又再次卷土重来,来势更猛,更烈,让他只想要将身下人撕裂,征服。

  男人都是野兽,只看你能不能释放出他的兽性。而越是示弱,便越能激发对方体内潜藏的想要为所欲为的本性。

  喘息声越来越急促,黏腻的呼吸在两人之间不停的扩散。

  齐天宇啃咬了一会儿对方软软有弹性的唇瓣后,强硬的将舌头探进了对方的口中,追着僵硬着不断躲闪的小舌纠缠翻搅。

  “三哥……唔,别……”少年墨色的眸子漾起一层涟漪,在接吻的间隙喘息着道。

  这声三哥,倒像是更加刺激了对方。齐天宇将自己的唇用力的按压过去,舌头毫不留情的舔过每一个角落。更加卖力的纠缠起了对方的舌头,汲取其中让人上瘾的甘甜。甚至还发出了“啧啧”的声响!

  这不由得令少年难堪的羞红了脸,眸中隐隐泛起了水光。齐天宇却更加兴奋,含着对方的唇瓣大肆啃咬的同时,他的手也顺着衣领滑进了对方的里衣。

有些粗糙的麻布衣料起不到丝毫阻碍作用。

  “呜……三哥,放,放开……我是阿珩呀……”齐珩身体微微一颤,墨色的眸子中氤氲起了一层雾气,细细的呜咽声中多了一抹害怕。

  “喜欢的对么?”高大的身躯完全笼罩了所有的退路,低沉的声音宛如恶魔般,轻轻的在对方唇角印下一个吻。

  “唔……不,不是的……”齐珩胡乱的摇着头,对方覆有薄茧的指腹带来一阵酥酥麻麻的触电感。

  齐天宇意外的心情好了起来,看着齐珩眼眶湿润泛红,微微张着嘴不断喘息的模样,不自觉的贴近吻了吻他的脸颊。

  “不要再抵抗了,我会教你做最快乐的事。”齐天宇喘着粗气,嗓音里时压抑不住的兴奋。他的手向下移,想要去解对方的长裤。

  “不,不要,放开我。”齐珩闻言,身体僵硬的厉害,眼里隐隐泛起屈辱的泪水,开始胡乱挣扎了起来。

  对方挣扎的太厉害,齐天宇一只手根本制不住,几次下来,不由得沉了脸阴森森的威胁道:“老实点!你也不想待会儿大家出来看见你这幅模样吧。”

  齐珩脊背一僵,果然停止了挣扎。

  齐天宇微微勾了勾唇角道:“这才乖。”

  少年却怔怔的看着他,口中喃喃道:“三哥……”

这低低的嗓音忧伤而绝望。不知为什么,这声三哥听得齐天宇内心一颤,伸去解对方长裤的手不由得停住。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淡的嗓音突然响了起来——

  “老三,你在做什么?”

  声音冷静而沉稳,隐隐透着一股沉沉的威严。

  ……

  齐珩内心长出一口气,看了这么久的戏,终于现身了么?

【文】奔跑吧,米虫(一)——刚穿就被推倒什么鬼

  齐珩很郁闷,上一秒他还是独占万千宠爱被好吃好喝供着的一国皇夫,下一秒就到了黑灯瞎火被一个醉鬼压着乱啃的境地。

  齐珩暗暗叹气,费力的动了动被压制住的手脚,只是下一瞬间就遭受到了压在身上的人更为用力的钳制。一阵疼痛很快从手腕处传了过来——这个身体根本没什么力气,太弱了!

  他翻了个白眼,早知道现在过来是这个状况,他就推迟结束了!

  齐珩,原本是21世纪被宠坏大少爷一位,正在努力践行着“除了吃喝玩乐啥都不会的米虫”梦想。却不想正因此而误打误撞莫名其妙的就开启了“誓死做米虫”的时空旅行!

  “欢迎开启‘誓死做米虫’的时空旅行。请运用您的智慧,努力达成米虫的终极梦想吧!”

  当初对于这个莫名的声音,齐珩还没回过神来,就来到了一块女子为尊的大陆上。在这里,他成为了一名有个神医师父的男子。

  刚好这个时候,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本站‘誓死做米虫’时空旅行,饲主:女皇。具体任务:得到女皇的独宠。”

  齐珩这个人,不知道是粗神经,还是说心态极好。反正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弄明白了这个时空旅行的含义,就是要完成所谓的做米虫任务而已。

  齐珩平日里虽然只会吃喝玩乐,但需要的聪明才智一点也不缺,他只是懒得去做而已。

  齐珩实在是不明白,怎么那么多穿越人士都要建功立业,争霸天下。那得多累不说,成功后还不是得兢兢业业,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还不如做个米虫来的自由快活!

  对于一向懒得行动没什么大男子主义意识的齐衍来说,被女人养着,一点压力也没有!他这个人极能随遇而安,只要物质条件够好够舒适,他就基本上没什么追求了!

  而女皇后宫三千人,只要他一人的独宠,好吃好喝好住,还有美人陪睡的日子他乐得逍遥。

  在那个世界,经历过后宫争斗的齐珩充分磨练了演技,才完成了“女皇的独宠”的要求,享受起了米虫的待遇。

  而这个时候,久未曾听见过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本站‘誓死做米虫’任务完成,是否立刻离开本世界,开启下一站旅行?”

  齐珩也在那个世界待腻了,所以就直接确认了。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太医好像说他怀孕了来着!!!

我勒个去!就算是个吃软饭的米虫,他也是有底线的!生孩子这种疼得要死……啊不!……有辱尊严的事才不会做了→_→那场景,再不走的话……

  而确定结束的结果就是他毫无预兆的又穿了→_→然后就是黑灯瞎火被人直接推倒的节奏……

  ……

  “本站‘誓死做米虫’时空旅行饲主:齐府七兄弟。具体任务:作为一只奋斗终极的米虫,让饲主们拜倒在您的身下吧!”

齐珩听得一愣一愣的→_→七兄弟?饲主这么多→_→还有,“拜倒身下”都是些什么鬼→_→

  配合着脑海中突然响起的声音,还有一系列的资料一同被塞了进来。齐珩在脑海中迅速消化掉有用的信息,这一切,面上也不过几息的时间。

  他再次看向压在身上的人,一瞬间,他所有的动作表情,就连双眼中极其细微的眼神都变了一副模样。

  他稍稍动了动身体,却不是像上次那样胡乱的想要挣脱,倒像是突然发现身上的人是谁后有些不知所措的扭了扭身子。

  “……三哥……”

一道颤颤巍巍的声音响了起来,不是令人不愉的畏畏缩缩。而是一种混杂了颤抖害怕,还有一种伤心难过的嗫嚅;尾音微勾,有点软软糯糯的味道,让听的人内心不自觉的跟着发颤。

  正伏在对方脖颈处乱啃的人自然也被这软糯的颤音勾到了男人心坎里去了,不由得停下动作,抬起头看向了身下之人。

——————
脑洞太大竟然变成了长文,先不搬到晋江,在这里写着吧。
至于为什么→_→因为已经加入更新不定系列(→o←)晋江没填完不能再添坑了【揍,话说有什么区别,揉脸。】

【脑洞2】苏小九和小黄鸡

穿到异世大陆的时候,苏小九以为自己走的是某点风,所以背了个包,拎了只小黄鸡,就准备去征服星辰大海;

可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个有着特殊设定的身娇体软战五渣!

所以被男男女女扑倒时,苏小九醒悟自己穿的其实是某江文,他翘了翘呆毛,啃着手指甲纠结,自己是去被妹子扑倒呢还是去搅基呢?

直到带着小黄鸡开始穿梭在不同世界时,苏小九明悟了,其实他是无CP快穿流来着!

就在他无视扑上来的男男女女→_→准备安安分分一路跟小黄鸡cp下去时……

一个武力值爆表的妹纸扛走了他→_→

……

一直想写的脑洞,放在这里免得忘了↑↑↑

【脑洞】穿成带球跑的男人肿么破

一觉醒来到了个新世界,看着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腩,他觉得新世界第一要务就是减肥。

原身挎着个小包袱,明显是在离家出走的节奏。可他人生地不熟的差点被卖了不说,这满大街劳作的高大女人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这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俊美女子,一句话砸的他头晕眼花。

“孩子都有了,你还想跑去哪儿?”

我勒个去!合着这不是小肚腩?……

求助:穿成了带球跑的男人怎么办?在线等!急!